醉翁酒

金吐症,改编自花吐症

因为花吐症的文看多了,后来就觉得有些腻味。有魔改部分,又是因为睡不着的情况下,生出了这个脑洞,文里兔子的破势,就是我家兔子的破势,废话完了,下面放正文:
        大江山的半山腰处有座庙,废了好多年。直到今天来了位白发的游僧,破庙才不至于像之前那样,布满灰尘,爬满蜘蛛。收拾妥当一切,游僧便在佛像前开始念经,还没念到一半,就被一个男童的声音打断了“喂,白毛你有没有吃的”寻声望去,是一个小白毛球坐在佛像脚边。二物互相对视了一会儿,小白毛球也意识到自己说了奇怪的话,赶忙改口“不要那么计较么,我就要口吃的”游僧看了小白毛球几秒,起身,把毛球抱下佛台放到他旁边的蒲团上,拿出食袋给了些吃食,就继续念经。毛球看和尚念经自己干坐着吃也没意思,便又一次打断了和尚,和尚看了他一小会儿,从面朝佛像变成了面朝毛球  “施主请讲”  毛球舔了舔手后说“你给我吃的东西,我自然要回报你。可是我没有什么宝物,只有一个故事。” 游僧来了兴趣,示意毛球继续,小毛球清清嗓子,刚想开口,外面突然电闪雷鸣,接着没过一会儿,就下起了倾盆大雨,像是要把屋顶砸夸一样。屋子内只有佛像前的蜡烛,照亮着整个屋子,就在这样的环境下,我们今天的故事开始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在3月9日这天,特殊的学生迎来了特殊的日子,而且对于丹波国大江山的茨木童子先生来说也是个特殊的一天。因为,酒吞从失忆到今天,终于同意和茨木打一架了,痛痛快快的切磋了一场,二妖到一旁的樱花林的石桌旁,开始喝酒聊天“挚友昨天我参加了,荒川他女儿的那个什么会。结果没想到,荒那个扑克脸的家伙竟然有爱。。”   “茨木?你没。。”    “呜哇啊”   然后就看到二妖中间的桌子上,掉出一枚光滑的金锭,大小的话大概有1角小版硬币那么大。二妖先是盯着金锭看了会,抬起头看对方,然后再低头看金锭,就这么来来回回了5,6次。茨木到先开口了“挚友,这情况是不是有点眼熟呀?”   酒吞被茨木的问话引回了神,思考了儿说“好像大天狗,夜叉,甚至是座敷都吐过,可他们吐的是花瓣,不是金子吧”    “挚友说的是,但这金锭确实在这。那个叫吐花症,我这个就叫吐金。。。。那是不是表示治疗方法也一样?”二妖互看了几秒同时扭开了头,此时正好路过的惠比老爷子,看到的是鬼王一脸开心的样子,他要是没有耳朵,嘴角估计都能裂到后脑勺了,而茨木则是一脸懵。
        4月的到来带走了美丽的樱花,美丽的樱花带走了大江山的和平。
        本来以为和花吐症一样,与喜欢的人亲吻,再一起吐出花就可以了,但是茨木本人确说,自己并没有喜欢的人。开始大家以为茨木是害羞,硬是按着茨木和酒吞的头让他们亲了,可是茨木还是继续吐金子,同时鬼王也多了个坛子。
        生活还在继续,问题就要解决,之后茨木按照远近顺序,依次拜访了谈过恋爱的妖怪,得到的答案都大同小异,不是“想要一直在他身边,守护他,我们永远都在一起”就是“只要她开心,要我做什么都可以”要么就是“他开心,我就开心,他伤心,我就彻夜难眠”于是,这一圈下来茨木得出的结论是“原来,我一直爱的是茨球呀!” “噗——”此时主将二人正在湖边的小亭子里对饮,听到茨木说自己爱上了个球后,酒吞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。茨木也没注意酒吞,在那自顾自的说:“从我用妖气幻化出茨球那一刻开始,我们就一直在一起守护对方,我们也发誓过永远在一起,这符合第一条。球想要什么我一直是尽全力为他弄来,符合第二条。球要是伤心了,我就是把平安京炸了也要那家伙好看,符合第三条。”说完后茨木还点点头,认定自己的结论没错。酒吞能做的只有石化和任其发展,毕竟在第一轮就被ps掉了。茨球和两条小白蛇耍的开心,突然被抓了起来一看是茨木,还没反应过来要做什么,就看茨木的脸越来越进,越来越近。直到亲亲完1分钟后,茨球突然刷的一下红的像个吞球,但是茨木并没有和茨球一起吐金锭治好病,第二天还是该怎么吐就怎么吐。酒吞把这一切看在眼里,纠结在心里,是即希望茨木好起来,又不希望茨木好起来,鬼王的心思你别猜,猜来猜去也不明白,茨木也在继续着,算是找结婚对象的任务,但可惜没有任何进展。顺带一提,茨木发现鬼王看着自己的时间越来长,尤其是他出去相亲的时候,眼神里还带点忧伤,诶妈呀,搞的茨木这样的大男人都快不好意思了。
        日子不缓不慢的过着,大江山也在慢慢的发展。但是,茨木的病还是没有治好,后来,鬼王是花重金请来花鸟卷,低下头去高天原请求神明的帮助,可还是没有用,最后用几套不错的能打能奶的极品树妖和几个辅助型御魂,请所有的奶妈们聚在一起,查阅书籍,商量办法。但是过去2天了,还是没有找到治疗的办法。期间有的妖怪觉得这么做不值得,花钱去治摇钱树让他不摇钱,反而是种浪费便对鬼王提出停止治病,这只是在花冤枉钱,鬼王的鬼葫芦当下就对那妖发出了攻击,等鬼葫芦停了后,鬼王才开口“本王想怎么做,用的到你说三道四”自此对治病这事有意见的妖,也都把意见藏在了心里,因为提意见的那个妖怪已经卧病在床许久了。茨木把这些看在眼里,开始是感动到后面茨木觉得,有什么东西已经不在自己这里,而是飞到了鬼王那儿。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金吐比花吐要仁慈的多,茨木到现在都没有身体上,心灵上,妖气上的不适。
         塞翁得马,焉知非祸。虽说用树妖和辅助型御魂堵住了医药费(治病钱小部分是财库里的,大部分是茨木吐出来后洗干净的),大江山也因此可以把钱攒起来,最后积少成多越来越有钱了,但是对这份油水上心的妖怪也就越来越多,如果是不自量力的小怪还好说,打赢了一收买,但如果是实力好一点的,想阔地盘的那就要费点功夫。
         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最后,那些想阔地盘的妖怪们集中到了一起,用拉锯战带点车轮站的方式对大江山发动了攻击。士兵们因为长时间的拉锯战而变得疲惫,但至少有一件事情已经解决了,就是茨木终于确定下来自己喜欢的是酒吞,置于当时的情况:
         敌方偷袭的致命一击就要打向鬼王的时候,鬼将替鬼王挡下了致命一击,但鬼将也为此失去了手臂。后来在场的妖怪都说,鬼王的妖气瞬间爆发并且非常旺盛,根本就不敢靠近包括鬼将大人,当时的鬼王可以说是已经失去了理智,那一次也让敌人损失了一个师,同时也停止了他们的车轮战。
        战争从夏至到霜降一直持续着,同时外来的帮员要价也远越来高,就是茨木24小时不停吐金也满足不了要求的金额。长时间的拉锯战加上士兵不足,粮食也开始出现短缺,再一直这样下去,估计大江山的妖怪只能在寒风中过元宵节了。。。敌妖一批完了还有下一批补上空缺,大江山妖就是再多,能妖再高,也只是大象对群蚁。
         现在是大寒,为了保证士兵们的体温不会低到去冬眠,鬼王命几个中等级别的妖怪去买了些烫清酒,吃食和人类用来取暖的东西。买回来后,给小妖们分完。酒吞拿着自己和茨木的那份,去了茨木住的地方,鬼将住在鬼殿边方便鬼王探望。茨木因为在上一场战争中受了寒为了保证以后的输出,暂时让兔子带了套奇怪的破势边辅助边输出,这回小怪们买的清酒和关东煮正好适合茨木。第一口酒进胃,感觉整个身子都暖了起来,如果没有得风寒,这时可以打开窗户,欣赏外头的小雪,品美酒,再配上一些小曲和下酒菜,妖生也是很惬意的呢,但是得了风寒就在梦里想想吧。虽然没有那么惬意的场合,但是酒吞和茨木还是聊的很开心,像是之后的仗要怎么打,哪个士兵要做什么,哪个士兵适合哪个位置。还有战争要是结束了,去做些什么,是继续当王还是化人去人间玩乐,还是游走天下去西方看看。那一晚他们聊了很久,久到雪都停了,外面除了守夜的小妖,大家都睡了。给茨木留下了一个晚安吻后酒吞才离开,到书房继续研究之后的仗要怎么打,粮食,士兵数量,住所问题,鬼王也是很辛苦的哦。
         和平的日子什么时候能来呢?啊,它随着新年的钟声一起来了。这天,因为天气原因,仗提起结束,鬼王带着手下将领回到殿内决定下一步计划,刚到门口就看到了,修仙似得奶妈们终于从书房里出来了,但不知道为什么脸色怪怪的?鬼王走过去还没开口就听莹草说:“大王,我们经过商量后觉得,吐金或许不是靠接吻治疗。”    这下大家都愣住了,不一直是接吻治疗么?难不成还要拥抱治疗???可他们俩都不知道拥抱过几回了。桃花看莹草刚鼓起的勇气因为大家的好奇眼神吓没了,先小小的给自己鼓了鼓勇气,再替莹草接着说:“报告大王,我们推测可能是和价值有关,金子比一朵花要值钱的多,所以相对的治疗方法也就要更高一档次,就。。。就。就是从。。。。把,接吻。。。换。。。换成床【哔——】”     “哇,这么酷的么”来自星熊童子的发言  “还愣着干啥,快去准备,大王要成亲了!!!!”吼自虎熊童子   “是!!!”来自底下小妖们。
         于是,战场中的一个小小的婚礼就这么开始了,先是把婚礼上要走的形式走了个边,然后就是大家给大王敬酒,恭贺大王,贺喜大王,用些小小的歌舞表演,当是一个小小的庆祝了。
        至于最后洞房的事,如果想知道详情,就只能问那天正好停在窗外树杈上的鸟儿了。那是谁家的鸟呢?会是各位家里的某位式神变的么?嗯——这我就不知道了,我只知道第二天,茨木就没再吐金锭,放在大江山国库里的金子也变成尘灰,随风儿去旅行。而那些曾经收过钱的外来雇佣兵,其实是敌人派来的,收了钱带回去,但不认真打仗。后来他们因为沙子变金子而闹起了内讧,大江山就用他们的办法,哪边要输了就到哪边派雇佣兵,收取当时敌人雇佣兵向他们要的同样价格的费用,可千万不能为钱长智商,没钱掉智商哦。
        又是一个3月9日,特殊的学生迎来了特殊的日子,而且对于丹波国大江山的鬼王先生来说也是特殊的一天,他终于可以为他的鬼后举办一场像样的婚礼,就像中土大唐盛世时期的皇帝,迎娶他最爱的新娘的婚礼一样隆重,其中有来自,爱若山的大天狗和源氏贵族的合奏表演,荒川之主的黄金水灵鲤做的刺身,甚至还有来自高天原神明的祝福,可真的是很隆重的婚礼呢,总之大江山的今天也很幸福热闹。
         故事讲完了,蜡烛也还剩一小节。白毛球摸了摸肚子问道面前的和尚:“我又饿了,还有吃的么?”和尚压了压空空的食袋,简单俩字“没有”让白毛球的脸低了下去,游僧对着白毛球施了个礼,就又转回去念经了。这回念的时间有点长,长到蜡烛最后的那一小节也快撑不住了。游僧刚准备灭了蜡烛去休息,就听到旁边的白毛球说“那就用你来填饱肚子吧”蜡烛也在此时燃到了尽头,蜡烛熄灭的最后一瞬间,游僧清楚的看到毛球化成了孩童的样子,只是那眼睛里和笑容里并没有孩童该有的纯真。

我有在这发过一个四图的东西,我在微博收到这个东西,想回复了那个人的时候,发现被屏蔽了。一个真正对这件事生气的人,怎么可能会说完就屏蔽,他肯定想把这件事情和我说的板上钉钉,至于那句废话,都有屏蔽为基础了,为什么大家能理解成我和他是一伙的?有一种东西叫做嘲讽,那是一种嘲讽,嘲讽他说的是废话。发出来说没出息,也是在说发这个东西的人,晒晒这个没出息还想凑热闹的,莫名其妙就从绿蓝粉变成,绿蓝黑了。

这些人类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!!!!

晚上睡不着,瞎想想出来的。传说中的酒吞和茨木与阴阳师中的酒吞和茨木
正文: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可能就在我写这个故事的时候,日本的丹波国大江山就正在发生这个事。故事的开始是,一个爱好登山的小队的其中一个队员的手机,因为各种乱七八糟的原因而掉出了衣服口袋,手机的主人,也只顾着聊天没注意,于是就让出来巡山的茨木童子捡到了。巡完了山,茨木回到鬼殿。 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报告大王,今天小的巡山时发现了人类留下的。。。额,手。。机” 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人类的东西,手机?听着挺有趣儿的,拿上来”          “是!”说完茨木赶紧拿给了酒吞。在鬼王大人的瞎乱按中,把屏幕打开了。然后,用那个神奇的妖力打开手机锁后,鬼王大人有点晕了,因为手机的软件基本上是外文,根本就不知道该干什么。最后,鬼王命令茨木来操作给他看。因为人和鬼的身材比例不一样,用手机比较累所以两个大妖,先化成了人形,然后为了方便。所以,就座的靠近了些看。先点开的是相册,开头都是正常的风景照和孩子的照片,直到一个叫【最高机密】的相册栏出现,本来以为会是什么和婚外恋的情人的照片。结果,全是bl的同人图还有漫画,应有尽有,更甚至,各种尺度的车也有。吓的二妖赶紧关掉了相册。       
        “我的天哪,现在的人都在想些什么,两个男人,还在做着男女之事,现在的人。。。”吓的鬼王大人赶紧喝可口酒。 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那。。大王还要看么?”茨木想的是不能让这种东西,进入大江山!
        怎么可能不看,当然要看!鬼王当了这么多年,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东西而被击退。重整了心态,二妖继续了人类手机的探险。下一个软件,背景是呈天蓝,中间用白色画了只鸟。打开以后,茨木直接按进搜索栏里,问酒吞有什么想要知道的。但是酒吞却问到:“这个是做什么用的,还有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?”没想到鬼王会问这个,茨木愣了一小下后,给鬼王解释了搜索是干什么的。为什么会用,是因为大天狗的那个“老”转世的爱人,大天狗为了能和爱人处在一个时代,有话题,而学习了很多东西,所以大天狗也算是与时俱进的妖吧。茨木有时会在休假期间去看望他们,也就从大天狗哪里多少学了些人类的玩意儿。 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鬼王的疑问得到了解答,让茨木把大江山输入进去。结果,差点没把鬼王大人气死,没把鬼将大人吓死。出来的是什么呢?自然是阴阳师里的茨酒同人漫和图(这是真的,看到的时候我的心情和鬼王大人是一样的)还很多!(之所以他们能认出那是自己,是因为,有的有写上酒吞茨木,他们是因为气的和吓的,所以还没注意到画中样子)酒吞心里的想法是“这帮狗*子,我堂堂鬼王怎么可能缺女人,缺到去睡自己的鬼将?!而且还是被睡的那个!这帮人类是欠收拾了吧!”茨木的想法是“这帮人类是干什么?!我去睡鬼王,开什么玩笑!我有那个胆,也没那个心呀!”后面的车越来越彪,酒吞和茨木的脸也就越来越黑。茨木怕鬼王会气到引发战争,赶忙把软件关了。换了另一个道:“大王看这个吧,大天狗有说这个很不错。”鬼王轻哼可一下表示答应,茨木赶紧点开了图标上有F的软件。
         这回点开,搜索栏里直接就有搜索历史,第一个写的是酒茨。二妖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,可还是遵循了自己的好奇心,打开了。这回酒吞的心情只是稍微复杂,但是茨木的心却刮着悟空级台风。酒吞心情好了点,就注意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“茨木呦,你在人类面前是用的白发么?”鬼王的问题引回了茨木的注意力,看了看手机中条漫。茨木回答道“没有呀,我怎么可能是少白头。而且,这个挚友是怎么回事?这简直就是犯上之罪!更何况还是在阴阳师那种混蛋东西面前,而且大王怎么可能是阴阳。。。。咦?大王你在人类面前用的是红发花椰菜发型么?他们不是传说你是红皮肤,18只眼。。。。”看着鬼王的脸色,茨木赶紧闭嘴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点开的是一个叫阴阳师的游戏,打开后里面有一个叫式神录的东西。这回看到的酒吞是短红发,肩上还盘这两只小白蛇,背后还背着个黑葫芦,葫芦上还印着个酒字,点一下还会动并说“本大爷的名号,世间无人不晓”而且每个皮肤的台词虽然一样,但是短发的动作却和前三个不一样。酒吞看茨木玩着人类设计的自己,而且那表情里还有着像是羡慕。。还是些别。。。反正就是让他很不爽的东西!这让很酒吞不高兴,一把把手机抢过来面朝茨木问道“说,哪个更帅说真话,你知道本王的能力,比这游戏里的强多了!”茨木不好说假话赶忙道“那个红色短发要更帅一些”知道茨木说的是真话,但是鬼王心里还是很不爽。
        打开旁边的传记,其中传记3吸引了酒吞的注意“红叶是谁?我又不认识她,这帮人一天没事给我瞎安排什么呀?”茨木听赶紧解释道“报告大王,我记得大天狗也有打这个游戏,好像说是这里面你喜欢这名女妖,而这个女妖喜欢安倍清明那个混蛋!”鬼王听了十分火大“什么?!他们是把本王当成受虐狂了么!我没事干什么喜欢一个不喜欢我的女妖?我不会承认这个花椰菜我是本大王!”茨木看酒吞不高兴了,赶忙点开旁边的那个大长毛,少白头的自己说“大王消消气,我们看我的吧。。。这个挚友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简直就是没礼貌!怎么可以称呼王为挚友!还有这个左手上的叫黑炎的是什么东西。。。啊,这个青什么白的这小球好可爱,我也做一个吧”旁边的酒吞看的是一愣一愣的,这家伙刚刚还气到像是要炸掉,下一秒就因为一个球。。。酒吞看了后不得不承认,真的好可爱。退出式神录,发现有一个大江山记忆追卷。这下说什么都要点开看,可打开之后有些楞???
        “茨木呦,你被切手的时间不是在退治之前么?而且,切你之前的那把刀不是叫什么髭切么?我记得人是渡边刚阿?”   “报告大王,这纯属是人类自己假想出来的!这里还说你有送我铃铛,根本就没有的事!而且,属下根本不是少白头!还有,我们大江山也没有这个妖呀,人类却写这把刀本是大江山妖怪什么的。。。”      “好了好了,不过说句实话人类画的这个女性的你真的挺漂亮的,要不哪天给本王变一个看看。至于铃铛这种东西本大王送你一个便是。”    “谢大王,但是真的要变成。。。。请容属下拒绝!”   “哦?原因?”   “因为属下不是少白头!”  “。。。那算了,可惜本王还很期待的说(关掉手机起身)好了,本王要去前面那片樱树林喝酒,一起去吧”   “是!”
        说话间两人走到了大殿门口,鬼王停下脚步“茨木童子,不管这些人怎么在他们的脑子里意淫我们的关系,但是你要知道,你只是个鬼将!”   “是属下对王绝无他心!”
         然后,第二天虎熊来到大殿,看到的是一头短红头发,后头还背了个大黑葫芦的鬼王,高高的坐在王位上,一副在等谁的样子。而刚到殿门口的星熊看到的是。一位绝美的白发女子,而且肩上还趴了只非常可爱的毛球,在殿门边,踌躇着到底要不要进去。。。

是我们理解反了,还是发生了什么????????

这么久了,没点动静,微博也有人声援,早该超过了。但是根本没有任何变化,怎么感觉我们被耍了

【FNAF】我熊哥敢吃屎 UP主: 圣歌队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6828984